白衣浸寒

放飞自我的小天地,爬墙众多,沉迷各种冷cp。花式双担,谁都可爱。

紫白。大纲文(下)

或许老天真的看他不顺眼,再次给他开了个玩笑,商睿又一次恢复了意识。这一次不同的是,商睿发现自己没有实体,只是一团紫色的光,存在在一个乳白色的世界里。这个世界里充斥着零散的剑气,他可以通过吸收剑气进行修炼,尽管不知修炼能有什么效果,但是在这个一无所有的世界里,修炼成了唯一打发时间的方式。

不知过了多久,商睿发现自己能够感受到外面的世界,确切地说是看到或者听到。他看到了骁月士兵袭击村庄,听到熟悉的嗓音歇斯底里地喊着哥哥,你这个懦夫,我恨你。那一刻的心情商睿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对于暮云,利用有之,加之完全可以忽略的点滴亲情,再次见到这个孩子,除了叹气,商睿不知该做何感想。商睿存在在暮云的精神空间,看着他因剑气迸发误杀母亲,看着他被这个世界的自己收留,认徐直为父,一切都按着曾经的轨迹有条不乱地发展,现在的他只是一团没有实体的紫气,唯一能做的,就是暮云因噩梦蜷缩在精神世界默默哭泣的时候,飘过去将他包围给予安慰。

商睿从最初的虚无缥缈到肉眼可视,那个孩子自然地接受了自己的身体里存在的他,并为他起名阿紫。他说他的义兄也总是一身紫衣,不同与成为白衣尊者后的寡言,稚嫩的言语以最直接的方式表达着他对义兄的感激,对义父的敬爱以及那个舍他而去的哥哥。商睿一生玩弄人心,自认为足够了解暮云,但当暮云所有的所思所想以这样一种直白的方式呈现在他的眼前,那颗似乎已经沉寂的心泛起了丝丝波澜。

想到这孩子以后的命运,商睿做了一个决定。对于曾经的商睿而言,重情之人最好拿捏,暮云看似冷情,实则最重情义,在商睿刻意的纵容与关爱下,铜雀的白衣尊者不过是个单纯的孩子。而现在商睿要做的就是将人性的黑暗抽丝剥茧地展现在暮云的面前,至于之后暮云的命运如何就看那个孩子自己的抉择。
……
……
……
预警!!!!
后面简单粗暴画风完全走偏,非战斗人员请及时撤离!
为什么叫大纲文?XD



后面的情节概括起来说就是一个喜欢玩心的大魔头对自己再次加工的小可爱产生了想走心甚至走肾的念头,历程大概就是大紫充分展现心计对暮云各种解析,比如哇小可爱你看那个人这么做是因为xxxx,致力于让小可爱变成小魔头。暮云小可爱如愿地开始真正懂得人心,大紫看着小白在自己的调料下“茁壮”成长的同时又发现有些东西跟自己想的不一样,为什么呢?文艺的说法就是暮云小可爱知了世故却并不世故。大紫突然觉得哇我家小可爱是如此清新脱俗,与众不同(bu),简直是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小可爱,这样的小可爱只能属于自己!怎么能让他人染指哼唧!简单地说就是大紫亚当情节了!中间各种误会冲突与这个世界商睿焉逢斗智斗勇的情节略掉,然后大紫不要脸地开始起了诱拐小可爱跟他开始没羞没骚虐渣渣的生活!
最后大紫和小白终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END


这要真是一部小说,最后一段才是真正应该大篇幅描写的重点,然而……😂不管怎么样,写完啦撒花~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紫白。大纲文(上)

暮云故意死于焉逢剑下,最后央求焉逢将其尸身放于竹筏顺水而下也算得了自由。轩辕最终合一,焉逢凭剑气大破骁月。焉逢恨商睿残害飞羽,也恨他对暮云的利用,使他们兄弟终成仇敌;商睿讽焉逢虚伪,真情实意也好,虚情假意也罢,起码自己尽到了一个兄长的义务,不像焉逢最终手刃亲弟还将其归咎于他人。最终商睿被焉逢所杀,身陨。

商睿一生反抗天命,玩弄人心,到头来还是一无所有,可悲也可笑,终是陷入一片黑暗。商睿醒来发现自己在一漂浮的竹筏之上,看向水面竟发现自己成了暮云。

原来,暮云很早便已知道商睿酋魔的身份,人类的躯体无法承担酋魔之力不断的衰弱。但剑气之体不同,暮云的躯体已被剑气打造过无数次,虽不能完全接纳,但比普通人强上太多,暮云哪怕牺牲自己也不愿义兄囿于躯体最终衰亡,便以剑气为引为商睿打下记号,商睿衰弱的部分皆被暮云引入体内,这也是为什么成年之后暮云依旧无法控制剑气的原因。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轩辕剑气的载体更加坚韧的存在,商睿被焉逢所杀,躯体崩坏,灵魂却因剑气的指引聚集到暮云的躯体,凭借之前暮云锁在体内的酋魔之力复生。

后来商睿走过很多地方,看遍了各种风景,也试着走下神坛体味这人生百味,最终他选择在一个宁静的小山村停下了脚步,过起了平淡的日子,毫无波澜,只是每每看到自己的模样,总会想起那个站在自己身后满眼孺慕叫着自己义兄的少年。这些年他穿着一身白衣保持着暮云曾经的习惯,好似那个孩子还活着一样的样子。

所有的一切终止于暮云的躯体达到极限,商睿再次开始衰弱。这一次,他不在执着于反天抗命,看着铜镜里属于暮云的面容,任由自己的意识归于黑暗。



如果只到这里,那么这大概是一个无关乎爱情,只是关于一个人怀念的故事。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