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浸寒

放飞自我的小天地,爬墙众多,沉迷各种冷cp。花式双担,谁都可爱。

不相识(上)


同一篇文章隔两天就出现同一个小姐姐的喜欢,我一直以为是老福特抽了😂室友说也许是在催文,我……(跪)我有罪。虽然我还是觉得是老福特抽了哈哈
这是之前的存稿,超级拖沓还短小连主要剧情都还没到,ooc一定是我的错。
如果写不下去就大纲两段结束嗯。

有个序前面嗯戳头像就能找到x
以上。

天地为牢冷风如刀,搅扰着万物,众生皆寂。几声鸣叫忽现,凌驾风声之上。几只暗鸦辗转低飞,停留在枝丫上,漆黑的瞳孔中映出男人的身影。男人漫不经心地穿过一具又一具尸体,踱步村头。
那本应是一具普通的尸体——豆蔻的少女,狰狞的面容,除了耳畔那朵极尽绚烂的蓟花。

焉逢追随剑气而来看到了一个人——他墨袍白发,垂眸轻嗅手中的蓟花,端是一幅岁月静好,脚下却是少女与村民惨死的尸体。
被人惊扰玄衣人漠然抬头,焉逢却似晴天霹雳。

“暮云,你做了什么!”

愤怒直冲心底,未经思索,质问已经脱口而出。
玄衣人的目光终于从蓟花上移开,眸中的情绪如点墨入水层层晕开,唇角上勾,愉悦又无辜。

“我做了什么?”往日温润软糯的音色被侵蚀了质感和着笑意轻飘飘地响起,“你不是已经有了结论嘛。”

“哥,我做的好吗?”

“徐暮云!”怒火顺着血管在全身爆裂,理智几近破碎。

“徐暮云?”笑声从喉咙中止不住溢出,玄衣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笑得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曾经的眉目温软被薄凉冷情所代替,一言一行带着刺骨的冷意,焉逢愤怒的同时带着几分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心惊。

男人勉强止住大笑,泛红的眼眶带着还未褪去的笑意,手中的蓟花跌落,在尘土与血渍翻滚,粉色的花朵沾染上污黑,然后被男人一脚踩过。

“哥,不要又为了外人伤了我们兄弟的感情。”

一切在听到“外人”两字消失殆尽,焉逢怒目圆瞪,方天画戟横在身前,“这些村民何其无辜!飞羽与我朝夕相处,又怎是外人,你怎敢杀他!暮云你将我置于何地?”

他不懂,为何昔日乖巧的弟弟如今竟如此是非不分,视人命如草芥。

躁动的心脏充斥着破坏的欲望,却在男人的表情逐渐凝固与他对视时开始冷却,时间似乎静止,世间万物仿佛在这瞬间定格,焉逢的眼中只剩下一双眸子。那是一双平静无波的眸子,曾经闪现在这双眸子的星光点点不知何时彻底的暗淡了下去。

焉逢看着男人的唇角勾起讽刺的弧度,一字一句地说道,

“偷渡敌国,刺杀骁月帝,身为铜雀,斩杀飞羽,职责所在,天经地义!”

“借暮云之名,归顺铜雀,却行谋反之事,你又将暮云置于何地?”冷静到极致,却也冰冷到极致,字字诛心。

“我有何不敢?我又为何不敢?”

所有的愤慨还未出口,却被玄衣人的质问逼的步步后退。
焉逢从未觉得自己有错,骁月大兴兵伐,残暴不仁,自己所作所为,兴汉伐月,皆为义举。
可是,暮云说的又有何错?

“哥,你不过仗着我在乎你。”
一锤定音。

退无可退,有什么在崩塌。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不相识(序)


时间线在暮云知道紫衣是酋魔等等的真相后剑气爆发。
最后可能是兄弟向的朝暮,这应该是被敲打之后幡然醒悟的焉逢……以及中间有对隐藏cp。
本章并没有焉逢的事,可能两章着完,也可能三章,看天意吧。
以上

暮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这个被剑气包围的世界,无声无息,除了眼前那个背对着自己一身黑衣的男人。

“你是谁?”

男人转过身,玄衣白发,混杂着漆黑的剑气,阴沉却又泠冽。
暮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那是一张与自己完全相同的脸

“醒了?”

男人的目光在锁定的同时变得柔和至极,他屈膝坐在暮云的身边。
暮云提防地起身,却因身体的虚弱跌落被男人揽在怀里。

“别逞强,你剑气爆发,现在身体还很虚弱。”

面对眼前的男人,暮云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你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会长得和我一样?暮云所有的疑问在与这个男人的对视中通通消散,那双眸子深不见底,却在低头望向自己时将所有的冰冷阴沉隐去,就像黑夜中乌云散去,只余月华似水。

他不会伤害我。

“我不会伤害你。”

揽在背部的手一下接一下轻柔地拍打着,仿佛回到了儿时兄长哄自己睡觉时,眼眶有些发热,暮云逃避似的闭上了眼睛,最终却因抵不过身体的虚弱而沉沉睡去。

男人将玄色的外衫盖在昏睡的暮云身上,白衣白发的男孩在玄衣的映衬下越发显得瘦弱,哪怕睡着依旧紧蹙的眉头,眼尾挂着若有若无的水色。
男人只是静静地凝视着熟睡的面容,双眸中翻腾着不知名的情绪,然后终归平静,小心翼翼地将暮云安放好,转身离去,诀别的背影带着已经下定的决心。

“我会将你想要的一切带给你。”

墨色剑气的结界将暮云包围,看似囚禁,却也将一切隔绝在外。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紫白大纲文番外。谎言


黑衣暮云X白衣暮云嗯

依旧大纲文,知道自己什么德行,不一次发完一定坑XD
————————————————————


暮云故意死于焉逢剑下,剑气给了焉逢,躯体给了紫衣,这一生所欠所取还了个干净,也断了个干净,意识归于混沌。

他没想过他还会醒来,变成了个半大的孩子,剑气还在,但身体却变小。并且他遇到了小时候的自己,亲眼看着紫衣将错手误杀母亲的自己带回铜雀,再次看到紫衣,暮云除了平静再无他想,只是暮小云慌乱的眼神使得暮云原本沉寂了的心有了一丝触动。暮云没有阻止紫衣任由紫衣将暮小云带回,一个人独归山林融合剑气。

几年后,一身黑衣遮面的暮云打败乌衣成为乌衣尊者。在刻意制造的偶然情况下遇到白衣剑气爆发,为白衣平复暴走的剑气,同时告诉白衣他可以为他平复剑气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找他。白衣由于他的帮助剑气暴走的次数逐渐减少,渐渐地与他亲近起来,在某次剑气平复之后向黑衣吐露了自己的曾经,黑衣看着低眸掩饰神色的白衣,情难自禁地将他揽入怀中。同时紫衣由于他过于频繁地接触白衣对他起了疑心,黑衣犹豫再三最终取下面纱告诉白衣他就是朝云,白衣信以为真。

紫衣因他和白衣的关系对他心生忌惮,黑衣向紫衣摊牌他知君尊收留暮云是为了轩辕剑气,也知这么多年的相处君尊于暮云亦是有情,他所求之事不过暮云安度余生而已,紫衣本有意除他,但是看着那双平静无波的双瞳意外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之后便是黑衣暮云和白衣暮小云一同生活的一段平静的日子。暮云知道暮小云不可能背叛紫衣,也不愿曾经的自己再次面对两难的抉择,所以他放弃了带暮小云离开,但是他将暮小云是轩辕剑气的事告诉了白衣。白衣听后只是沉默,在房中静坐了一天,然后告诉黑衣,这些年来义兄养他从容他,利用也好真心也罢,哥哥不在的日子里是义兄将他带了回来并将他养大,既然义兄需要他,他会为义兄所用也算还了这份恩情。暮云将暮小云抱进怀中告诉他,哥哥告诉你不是为了让你做什么抉择,只是单纯的认为你应该知道而已,想做什么就去做,哥哥永远在你身边。

终于再次到了与尧汉对立的时候,暮云和暮小云的平静日子也走到了尽头,紫衣希望白衣出手毁掉尧汉军粮,这也意味着暮小云终于要与焉逢相见,暮云知道他无法阻止,只是有意无意地帮暮小云当掉一些。

命运最终还是发生了改变,在暮云的干扰下,暮小云的恩师张晗活了下来,暮小云没有认识兰茵也没有认识耶亚希,最后骁月大败尧汉,焉逢被暮小云刺中,轩辕剑出,但焉逢却成为剑灵,之后的事就是酋魔和仙界的事了。至于他们,暮小云丧失剑气变得虚弱却好在没有伤及性命,暮云找了处偏僻的村庄住了下来,每天醒来都能看到彼此,过着平静的日子,也算了了暮云两辈子的心愿。

——暮云,如果哥哥骗了你,你会不原谅哥哥吗?
——我相信哥哥。

暮云这辈子最大的谎言莫过于是,只是他不会给任何人拆穿他的机会。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紫白。大纲文(上)

暮云故意死于焉逢剑下,最后央求焉逢将其尸身放于竹筏顺水而下也算得了自由。轩辕最终合一,焉逢凭剑气大破骁月。焉逢恨商睿残害飞羽,也恨他对暮云的利用,使他们兄弟终成仇敌;商睿讽焉逢虚伪,真情实意也好,虚情假意也罢,起码自己尽到了一个兄长的义务,不像焉逢最终手刃亲弟还将其归咎于他人。最终商睿被焉逢所杀,身陨。

商睿一生反抗天命,玩弄人心,到头来还是一无所有,可悲也可笑,终是陷入一片黑暗。商睿醒来发现自己在一漂浮的竹筏之上,看向水面竟发现自己成了暮云。

原来,暮云很早便已知道商睿酋魔的身份,人类的躯体无法承担酋魔之力不断的衰弱。但剑气之体不同,暮云的躯体已被剑气打造过无数次,虽不能完全接纳,但比普通人强上太多,暮云哪怕牺牲自己也不愿义兄囿于躯体最终衰亡,便以剑气为引为商睿打下记号,商睿衰弱的部分皆被暮云引入体内,这也是为什么成年之后暮云依旧无法控制剑气的原因。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轩辕剑气的载体更加坚韧的存在,商睿被焉逢所杀,躯体崩坏,灵魂却因剑气的指引聚集到暮云的躯体,凭借之前暮云锁在体内的酋魔之力复生。

后来商睿走过很多地方,看遍了各种风景,也试着走下神坛体味这人生百味,最终他选择在一个宁静的小山村停下了脚步,过起了平淡的日子,毫无波澜,只是每每看到自己的模样,总会想起那个站在自己身后满眼孺慕叫着自己义兄的少年。这些年他穿着一身白衣保持着暮云曾经的习惯,好似那个孩子还活着一样的样子。

所有的一切终止于暮云的躯体达到极限,商睿再次开始衰弱。这一次,他不在执着于反天抗命,看着铜镜里属于暮云的面容,任由自己的意识归于黑暗。



如果只到这里,那么这大概是一个无关乎爱情,只是关于一个人怀念的故事。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