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浸寒

放飞自我的小天地,爬墙众多,沉迷各种冷cp。花式双担,谁都可爱。

紫白。大纲文(上)

暮云故意死于焉逢剑下,最后央求焉逢将其尸身放于竹筏顺水而下也算得了自由。轩辕最终合一,焉逢凭剑气大破骁月。焉逢恨商睿残害飞羽,也恨他对暮云的利用,使他们兄弟终成仇敌;商睿讽焉逢虚伪,真情实意也好,虚情假意也罢,起码自己尽到了一个兄长的义务,不像焉逢最终手刃亲弟还将其归咎于他人。最终商睿被焉逢所杀,身陨。

商睿一生反抗天命,玩弄人心,到头来还是一无所有,可悲也可笑,终是陷入一片黑暗。商睿醒来发现自己在一漂浮的竹筏之上,看向水面竟发现自己成了暮云。

原来,暮云很早便已知道商睿酋魔的身份,人类的躯体无法承担酋魔之力不断的衰弱。但剑气之体不同,暮云的躯体已被剑气打造过无数次,虽不能完全接纳,但比普通人强上太多,暮云哪怕牺牲自己也不愿义兄囿于躯体最终衰亡,便以剑气为引为商睿打下记号,商睿衰弱的部分皆被暮云引入体内,这也是为什么成年之后暮云依旧无法控制剑气的原因。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轩辕剑气的载体更加坚韧的存在,商睿被焉逢所杀,躯体崩坏,灵魂却因剑气的指引聚集到暮云的躯体,凭借之前暮云锁在体内的酋魔之力复生。

后来商睿走过很多地方,看遍了各种风景,也试着走下神坛体味这人生百味,最终他选择在一个宁静的小山村停下了脚步,过起了平淡的日子,毫无波澜,只是每每看到自己的模样,总会想起那个站在自己身后满眼孺慕叫着自己义兄的少年。这些年他穿着一身白衣保持着暮云曾经的习惯,好似那个孩子还活着一样的样子。

所有的一切终止于暮云的躯体达到极限,商睿再次开始衰弱。这一次,他不在执着于反天抗命,看着铜镜里属于暮云的面容,任由自己的意识归于黑暗。



如果只到这里,那么这大概是一个无关乎爱情,只是关于一个人怀念的故事。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