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浸寒

放飞自我的小天地,爬墙众多,沉迷各种冷cp。花式双担,谁都可爱。

……这会不会是面面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听到别人夸奖他衣服好看?

不相识(上)


同一篇文章隔两天就出现同一个小姐姐的喜欢,我一直以为是老福特抽了😂室友说也许是在催文,我……(跪)我有罪。虽然我还是觉得是老福特抽了哈哈
这是之前的存稿,超级拖沓还短小连主要剧情都还没到,ooc一定是我的错。
如果写不下去就大纲两段结束嗯。

有个序前面嗯戳头像就能找到x
以上。

天地为牢冷风如刀,搅扰着万物,众生皆寂。几声鸣叫忽现,凌驾风声之上。几只暗鸦辗转低飞,停留在枝丫上,漆黑的瞳孔中映出男人的身影。男人漫不经心地穿过一具又一具尸体,踱步村头。
那本应是一具普通的尸体——豆蔻的少女,狰狞的面容,除了耳畔那朵极尽绚烂的蓟花。

焉逢追随剑气而来看到了一个人——他墨袍白发,垂眸轻嗅手中的蓟花,端是一幅岁月静好,脚下却是少女与村民惨死的尸体。
被人惊扰玄衣人漠然抬头,焉逢却似晴天霹雳。

“暮云,你做了什么!”

愤怒直冲心底,未经思索,质问已经脱口而出。
玄衣人的目光终于从蓟花上移开,眸中的情绪如点墨入水层层晕开,唇角上勾,愉悦又无辜。

“我做了什么?”往日温润软糯的音色被侵蚀了质感和着笑意轻飘飘地响起,“你不是已经有了结论嘛。”

“哥,我做的好吗?”

“徐暮云!”怒火顺着血管在全身爆裂,理智几近破碎。

“徐暮云?”笑声从喉咙中止不住溢出,玄衣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笑得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曾经的眉目温软被薄凉冷情所代替,一言一行带着刺骨的冷意,焉逢愤怒的同时带着几分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心惊。

男人勉强止住大笑,泛红的眼眶带着还未褪去的笑意,手中的蓟花跌落,在尘土与血渍翻滚,粉色的花朵沾染上污黑,然后被男人一脚踩过。

“哥,不要又为了外人伤了我们兄弟的感情。”

一切在听到“外人”两字消失殆尽,焉逢怒目圆瞪,方天画戟横在身前,“这些村民何其无辜!飞羽与我朝夕相处,又怎是外人,你怎敢杀他!暮云你将我置于何地?”

他不懂,为何昔日乖巧的弟弟如今竟如此是非不分,视人命如草芥。

躁动的心脏充斥着破坏的欲望,却在男人的表情逐渐凝固与他对视时开始冷却,时间似乎静止,世间万物仿佛在这瞬间定格,焉逢的眼中只剩下一双眸子。那是一双平静无波的眸子,曾经闪现在这双眸子的星光点点不知何时彻底的暗淡了下去。

焉逢看着男人的唇角勾起讽刺的弧度,一字一句地说道,

“偷渡敌国,刺杀骁月帝,身为铜雀,斩杀飞羽,职责所在,天经地义!”

“借暮云之名,归顺铜雀,却行谋反之事,你又将暮云置于何地?”冷静到极致,却也冰冷到极致,字字诛心。

“我有何不敢?我又为何不敢?”

所有的愤慨还未出口,却被玄衣人的质问逼的步步后退。
焉逢从未觉得自己有错,骁月大兴兵伐,残暴不仁,自己所作所为,兴汉伐月,皆为义举。
可是,暮云说的又有何错?

“哥,你不过仗着我在乎你。”
一锤定音。

退无可退,有什么在崩塌。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不相识(序)


时间线在暮云知道紫衣是酋魔等等的真相后剑气爆发。
最后可能是兄弟向的朝暮,这应该是被敲打之后幡然醒悟的焉逢……以及中间有对隐藏cp。
本章并没有焉逢的事,可能两章着完,也可能三章,看天意吧。
以上

暮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这个被剑气包围的世界,无声无息,除了眼前那个背对着自己一身黑衣的男人。

“你是谁?”

男人转过身,玄衣白发,混杂着漆黑的剑气,阴沉却又泠冽。
暮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那是一张与自己完全相同的脸

“醒了?”

男人的目光在锁定的同时变得柔和至极,他屈膝坐在暮云的身边。
暮云提防地起身,却因身体的虚弱跌落被男人揽在怀里。

“别逞强,你剑气爆发,现在身体还很虚弱。”

面对眼前的男人,暮云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你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会长得和我一样?暮云所有的疑问在与这个男人的对视中通通消散,那双眸子深不见底,却在低头望向自己时将所有的冰冷阴沉隐去,就像黑夜中乌云散去,只余月华似水。

他不会伤害我。

“我不会伤害你。”

揽在背部的手一下接一下轻柔地拍打着,仿佛回到了儿时兄长哄自己睡觉时,眼眶有些发热,暮云逃避似的闭上了眼睛,最终却因抵不过身体的虚弱而沉沉睡去。

男人将玄色的外衫盖在昏睡的暮云身上,白衣白发的男孩在玄衣的映衬下越发显得瘦弱,哪怕睡着依旧紧蹙的眉头,眼尾挂着若有若无的水色。
男人只是静静地凝视着熟睡的面容,双眸中翻腾着不知名的情绪,然后终归平静,小心翼翼地将暮云安放好,转身离去,诀别的背影带着已经下定的决心。

“我会将你想要的一切带给你。”

墨色剑气的结界将暮云包围,看似囚禁,却也将一切隔绝在外。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紫白。大纲文(下)

或许老天真的看他不顺眼,再次给他开了个玩笑,商睿又一次恢复了意识。这一次不同的是,商睿发现自己没有实体,只是一团紫色的光,存在在一个乳白色的世界里。这个世界里充斥着零散的剑气,他可以通过吸收剑气进行修炼,尽管不知修炼能有什么效果,但是在这个一无所有的世界里,修炼成了唯一打发时间的方式。

不知过了多久,商睿发现自己能够感受到外面的世界,确切地说是看到或者听到。他看到了骁月士兵袭击村庄,听到熟悉的嗓音歇斯底里地喊着哥哥,你这个懦夫,我恨你。那一刻的心情商睿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对于暮云,利用有之,加之完全可以忽略的点滴亲情,再次见到这个孩子,除了叹气,商睿不知该做何感想。商睿存在在暮云的精神空间,看着他因剑气迸发误杀母亲,看着他被这个世界的自己收留,认徐直为父,一切都按着曾经的轨迹有条不乱地发展,现在的他只是一团没有实体的紫气,唯一能做的,就是暮云因噩梦蜷缩在精神世界默默哭泣的时候,飘过去将他包围给予安慰。

商睿从最初的虚无缥缈到肉眼可视,那个孩子自然地接受了自己的身体里存在的他,并为他起名阿紫。他说他的义兄也总是一身紫衣,不同与成为白衣尊者后的寡言,稚嫩的言语以最直接的方式表达着他对义兄的感激,对义父的敬爱以及那个舍他而去的哥哥。商睿一生玩弄人心,自认为足够了解暮云,但当暮云所有的所思所想以这样一种直白的方式呈现在他的眼前,那颗似乎已经沉寂的心泛起了丝丝波澜。

想到这孩子以后的命运,商睿做了一个决定。对于曾经的商睿而言,重情之人最好拿捏,暮云看似冷情,实则最重情义,在商睿刻意的纵容与关爱下,铜雀的白衣尊者不过是个单纯的孩子。而现在商睿要做的就是将人性的黑暗抽丝剥茧地展现在暮云的面前,至于之后暮云的命运如何就看那个孩子自己的抉择。
……
……
……
预警!!!!
后面简单粗暴画风完全走偏,非战斗人员请及时撤离!
为什么叫大纲文?XD



后面的情节概括起来说就是一个喜欢玩心的大魔头对自己再次加工的小可爱产生了想走心甚至走肾的念头,历程大概就是大紫充分展现心计对暮云各种解析,比如哇小可爱你看那个人这么做是因为xxxx,致力于让小可爱变成小魔头。暮云小可爱如愿地开始真正懂得人心,大紫看着小白在自己的调料下“茁壮”成长的同时又发现有些东西跟自己想的不一样,为什么呢?文艺的说法就是暮云小可爱知了世故却并不世故。大紫突然觉得哇我家小可爱是如此清新脱俗,与众不同(bu),简直是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小可爱,这样的小可爱只能属于自己!怎么能让他人染指哼唧!简单地说就是大紫亚当情节了!中间各种误会冲突与这个世界商睿焉逢斗智斗勇的情节略掉,然后大紫不要脸地开始起了诱拐小可爱跟他开始没羞没骚虐渣渣的生活!
最后大紫和小白终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END


这要真是一部小说,最后一段才是真正应该大篇幅描写的重点,然而……😂不管怎么样,写完啦撒花~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紫白大纲文番外。谎言


黑衣暮云X白衣暮云嗯

依旧大纲文,知道自己什么德行,不一次发完一定坑XD
————————————————————


暮云故意死于焉逢剑下,剑气给了焉逢,躯体给了紫衣,这一生所欠所取还了个干净,也断了个干净,意识归于混沌。

他没想过他还会醒来,变成了个半大的孩子,剑气还在,但身体却变小。并且他遇到了小时候的自己,亲眼看着紫衣将错手误杀母亲的自己带回铜雀,再次看到紫衣,暮云除了平静再无他想,只是暮小云慌乱的眼神使得暮云原本沉寂了的心有了一丝触动。暮云没有阻止紫衣任由紫衣将暮小云带回,一个人独归山林融合剑气。

几年后,一身黑衣遮面的暮云打败乌衣成为乌衣尊者。在刻意制造的偶然情况下遇到白衣剑气爆发,为白衣平复暴走的剑气,同时告诉白衣他可以为他平复剑气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找他。白衣由于他的帮助剑气暴走的次数逐渐减少,渐渐地与他亲近起来,在某次剑气平复之后向黑衣吐露了自己的曾经,黑衣看着低眸掩饰神色的白衣,情难自禁地将他揽入怀中。同时紫衣由于他过于频繁地接触白衣对他起了疑心,黑衣犹豫再三最终取下面纱告诉白衣他就是朝云,白衣信以为真。

紫衣因他和白衣的关系对他心生忌惮,黑衣向紫衣摊牌他知君尊收留暮云是为了轩辕剑气,也知这么多年的相处君尊于暮云亦是有情,他所求之事不过暮云安度余生而已,紫衣本有意除他,但是看着那双平静无波的双瞳意外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之后便是黑衣暮云和白衣暮小云一同生活的一段平静的日子。暮云知道暮小云不可能背叛紫衣,也不愿曾经的自己再次面对两难的抉择,所以他放弃了带暮小云离开,但是他将暮小云是轩辕剑气的事告诉了白衣。白衣听后只是沉默,在房中静坐了一天,然后告诉黑衣,这些年来义兄养他从容他,利用也好真心也罢,哥哥不在的日子里是义兄将他带了回来并将他养大,既然义兄需要他,他会为义兄所用也算还了这份恩情。暮云将暮小云抱进怀中告诉他,哥哥告诉你不是为了让你做什么抉择,只是单纯的认为你应该知道而已,想做什么就去做,哥哥永远在你身边。

终于再次到了与尧汉对立的时候,暮云和暮小云的平静日子也走到了尽头,紫衣希望白衣出手毁掉尧汉军粮,这也意味着暮小云终于要与焉逢相见,暮云知道他无法阻止,只是有意无意地帮暮小云当掉一些。

命运最终还是发生了改变,在暮云的干扰下,暮小云的恩师张晗活了下来,暮小云没有认识兰茵也没有认识耶亚希,最后骁月大败尧汉,焉逢被暮小云刺中,轩辕剑出,但焉逢却成为剑灵,之后的事就是酋魔和仙界的事了。至于他们,暮小云丧失剑气变得虚弱却好在没有伤及性命,暮云找了处偏僻的村庄住了下来,每天醒来都能看到彼此,过着平静的日子,也算了了暮云两辈子的心愿。

——暮云,如果哥哥骗了你,你会不原谅哥哥吗?
——我相信哥哥。

暮云这辈子最大的谎言莫过于是,只是他不会给任何人拆穿他的机会。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紫白。大纲文(上)

暮云故意死于焉逢剑下,最后央求焉逢将其尸身放于竹筏顺水而下也算得了自由。轩辕最终合一,焉逢凭剑气大破骁月。焉逢恨商睿残害飞羽,也恨他对暮云的利用,使他们兄弟终成仇敌;商睿讽焉逢虚伪,真情实意也好,虚情假意也罢,起码自己尽到了一个兄长的义务,不像焉逢最终手刃亲弟还将其归咎于他人。最终商睿被焉逢所杀,身陨。

商睿一生反抗天命,玩弄人心,到头来还是一无所有,可悲也可笑,终是陷入一片黑暗。商睿醒来发现自己在一漂浮的竹筏之上,看向水面竟发现自己成了暮云。

原来,暮云很早便已知道商睿酋魔的身份,人类的躯体无法承担酋魔之力不断的衰弱。但剑气之体不同,暮云的躯体已被剑气打造过无数次,虽不能完全接纳,但比普通人强上太多,暮云哪怕牺牲自己也不愿义兄囿于躯体最终衰亡,便以剑气为引为商睿打下记号,商睿衰弱的部分皆被暮云引入体内,这也是为什么成年之后暮云依旧无法控制剑气的原因。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轩辕剑气的载体更加坚韧的存在,商睿被焉逢所杀,躯体崩坏,灵魂却因剑气的指引聚集到暮云的躯体,凭借之前暮云锁在体内的酋魔之力复生。

后来商睿走过很多地方,看遍了各种风景,也试着走下神坛体味这人生百味,最终他选择在一个宁静的小山村停下了脚步,过起了平淡的日子,毫无波澜,只是每每看到自己的模样,总会想起那个站在自己身后满眼孺慕叫着自己义兄的少年。这些年他穿着一身白衣保持着暮云曾经的习惯,好似那个孩子还活着一样的样子。

所有的一切终止于暮云的躯体达到极限,商睿再次开始衰弱。这一次,他不在执着于反天抗命,看着铜镜里属于暮云的面容,任由自己的意识归于黑暗。



如果只到这里,那么这大概是一个无关乎爱情,只是关于一个人怀念的故事。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整理///B站上一些不错的长歌视频推荐

CP应该会很杂,包括剧情向和一些MMD。碰到喜欢的还会更新,可以考虑Mark一下X有好的视频也欢迎推荐。

剧情向:

琴爹的本愿(BL向,主藏歌,副苍歌、策藏、苍策):1234人渣的本愿梗,难得一见的长篇,这正是一个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人和如同拥有却一无所有的人的甜蜜的故事。强推

我的狐妖粑粑(BL向,主苍歌,副霸歌):狐有九命,唯有一心。生生世世,独慕一人。

渡忘川(BG向,双歌):这个很有趣,当年长歌门出的时候的宣传片,被UP主再剪辑,一个老去的琴爹回忆自己年少时的爱人的故事。李白大大友情客串上了年纪的琴爹。

浮生若梦(BG向,双歌?):绝对大片,基督山伯爵的对白,剑网三版的琅琊榜。

【冼雪谣】苍歌往事记(BL向,苍歌,渉歌花):画面恢弘,故事节奏紧簇,值得一看。不过不看UP主解释,理解可能有点难度恩XD

燕歌行(BLBG,主苍歌,副藏歌,花羊):琴爹的三愿真的是记忆深刻,剧情蛮不错的,应该是个系列剧,没记错的话前面还有个长歌平沙苍爹杀死自己的视频,跟狐妖粑粑是一个UP主,这个是UP主前期作品,不过有些地方可能有些一言难尽恩

包·剪·锤的游戏(非中原恶友组+外功恶友组+丐琴):蛮搞笑的,总的来说就是一群冤家聚头的故事哈哈

宫商难语(BL,苍歌):苍歌耽美同人向歌曲,一个苍爹琴爹都没有死,却异路殊途的故事,君子于役,不知其期。原曲应该是霍尊的《之子于归》,值得一听。

典狱司(BL,苍歌):一些画面的构思很独特,有一幕苍爹划着渡情,琴爹在前面坐着,画面一转变成了苍爹划着渡情载着棺材。恩,很虐,慎入。你予我之情,不过如此。

国境四方(BL,苍歌,渉藏歌):想了一下,还是整理进来吧。对于这个视频我心情有点复杂……第一次看的时候循环了好几遍,不过 ……恩……每次想起来的第一个画面是苍爹单膝下跪亲吻琴爹的手指,很唯美对吧?!但是!根本没有吻到!!!对!我记得的不是画面有多唯美,而是肢体别扭跪着的苍爹和没有吻到的吻!对于强迫症的我有点……我缓一下……刚刚又看一遍,其实剧情很不错,苍歌两人之间的关系或者说羁绊很感人,开了一个仙气满满的车。配乐就叫“国境四方”,是小说《网游之我不配》的同人曲,这部小说涉及到小众的情感取向,感兴趣的可以看一下。

 剑曲弦歌(BG,双歌):打戏超赞!绝对不容错过!突然想起来的视频,为了找它,我快把B站翻穿了O.O

雨落长安(李白X杜甫,高适x杜甫)大大们不得不说的往事,UP主很有才,每个画面都暗合一句诗,有些画面可能有些粗糙,但瑕不掩瑜。

薛涛笺(GL,苍歌):很普通的故事情节,但我很喜欢这个视频的镜头切换和角度,很舒服,BGM很棒,整个视频有种淡淡的忧伤觉。

MMD:

新爹组的嗯......那个什么(苍霸歌):请务必准备好手纸恩

威风堂堂(藏歌9人):天堂!

天女伎乐(琴娘):麻麻我看到了天使!

甜爆炸!三对小正太的cLick cRack(藏歌,策藏,唐毒):想象不到的可爱

极乐净土(苍歌正太):动作超流畅,而且没!有!穿!模!

染上你的颜色(儒风琴娘):带你见识不一样的琴娘,超可爱!

梦与叶樱(琴娘花姐):很有气质的大家闺秀组。

Say something(BL,苍歌):深刻阐释了何为“耳鬓厮磨”。两个人给人的感觉都很赞!——说些什么吧,我将要离你而去了。——些什么。

shake it off(苍太琴太):蛮可爱的小师弟们

迎向终焉的起源之歌(琴太):可曾见过森林深处的小精灵?

琴爹今天也没吃药!!!(琴爹):可爱!想日!!少女心简直MAX!!!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蜜月Un·Deux·Trois(入门琴萝):总觉得琴萝下一个舞步就会飞起来!轻盈至极!灵动至极!

天女.伎乐(琴萝):总会让我迷之想起敦煌的飞天,驼铃!

这几个都是一个大大的作品,动作的流畅度和镜头的切换都让人超级舒服!

Bubbletop(燕云琴爹琴娘):长歌门的攻气担当!忍不住抖腿系列23333

应该是鬼步?之前看到过学校的师兄跳这个恩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苍歌】琴债

1.
琴者,情也。
情者,欲之始也。

云生结海的尾音落下,杯水留影的第一个曲音响起,君瑾的意识开始模糊,手指不受控制弹奏着,他最后的意识是自己将银片放好添上香料,归至原位闭目静心。之后呢?思绪与一股幽香纠缠着,挣不脱逃不过无法清醒。

2.
“阿瑾……”

脸颊被人用掌心轻抚,熟悉的音调如破开黑暗的光芒引导着散碎的意识。君瑾循着声音缓缓打开了眼帘,迷蒙地望着眼前的人。黑色,脸颊上残留着手甲冰冷的触感,以及雁门关肃杀的秋风的味道。意外的熟悉,呼吸变得急促,眼眶发酸泛红。
接着是一个轻柔的吻,印在他的唇角,一如苍云一贯的风格,不过界却也不容拒绝。君瑾的身体下意识地开始紧绷,原本半阖着的双眸紧闭,多少次出现在午夜梦回的画面,心痛到抽搐,然后对痛麻木。

3.
君瑾的心很大,装下黎民百姓谋划了天下盛世,却唯独容不下一份情--来自苍云的情,一份愿以江山为聘共享盛世繁华的君王的情。
所以苍云在最后一战前将这份情直白地摊开在君瑾面前时他选择了无视与逃避。
谁又会想到那会是他们最后一次谈话,当君瑾被他搂入怀中挡下那致命一箭的时候,他唯一记得的就只剩下那冰冷手甲轻柔抚过脸颊的触感还有印在唇角的吻,也成了君瑾余生的梦魇。紧跟着是鲜血迸溅到额头滑落到眼眶。

4.
“睁开眼睛……”
没有被血液侵蚀的猩红,记忆深处的声线在耳边炸开。时间仿佛静止,君瑾的脑中只剩一片空白。
“阿瑾……”
错觉罢了,君瑾努力平复内心的悸动,紧闭的双眼睫毛不安地颤抖直到眼皮传来温热的触感,就像飘零已久的落叶终于寻到了归处。依旧是一片黑暗,随着温度的远离烛光落入瞳孔,接着是一个人的轮廓,然后逐渐清晰。

5.
君瑾的一生利来利往,分得清楚,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民,从不拖欠任何人,却偏偏欠了一个人一条命。最是无情帝王心,他不爱他,所以苍云用他的命在君瑾心中播下了愧疚的种子。
战争胜利了,可国家却失去了他的王。更是可笑的是,君瑾在苍云的王帐中找到了他的遗诏——立新君尊他为摄政王。苍云死了,君瑾却安稳地活在他部署的世界里,然后任由那颗种子生根发芽、根深蒂固。

6.
“燕故城”君瑾的喉咙干得要命,一贯清冷的嗓音多了丝沙哑。
他看着被他压在的身下的苍云,手掌抚上记忆中的脸,近乎喃喃自语地问道“你想要什么?”
一身经世之才早在最初见面之时便已双手奉上,除此之外,财富?权势?凡他所有皆为君赐。他的身上还有什么能以君王之命交换?
一向运筹帷幄的摄政王茫然的像个稚童坐在他的身上,修长的手指紧紧抓着身侧的衣物指节已经开始泛白,腰身依旧执拗地挺直。
燕故城支起上身,握住脸颊上微凉的手,所有的言语寄托在一个吻上,印在君瑾的指尖,然后沉默地直视着那双几近落泪的眼睛。
未几,君瑾闭上了双眼,原本紧握衣物的手环上了燕故城的脖颈,贴近苍云的耳畔,问到“要吗?”
一阵狂喜袭卷苍云的心头,他将吻落在君瑾的唇上,小心翼翼舔舐着他的唇瓣,同时观察着长歌的神情,君瑾睫毛轻颤,在短暂的出神后给予了回应。
在夜里凉意的刺激下,两个人的身躯紧紧地贴着,呼吸变的沉重,周围的空气似乎变得黏稠。
那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漫长而又深入的吻,两人的衣物皆被卸下,一头黑瀑顺势滑落肩头,与温玉般的肤色交相辉映。君瑾依旧坐在苍云的身上,空气的缺失和苍云呼吸打在自己身上的热气让君瑾无所适从,上身不由自主的向后倾斜,却被腰上的手臂挡住去路被迫承受炙热的吻被苍云印在自己胸前,乳头被苍云含入口中噬咬,修长的脖颈后仰拉出美丽的线条,呻吟破口而出。君瑾的眼角染上一抹嫣红,微眯的双眸中晦暗不明。
圆月高悬,红烛泪干,屋内春意渐歇。
借着明亮的月光,苍云吻去那双轻阂着的双眸眼角微咸的水渍,直到那双眼睛再度睁开,映入自己的身影。
“阿瑾,这儿可曾有我?”低沉的音色夹杂着情欲过后的慵懒,眼神中的认真却不可忽视,苍云的手附在君瑾的心脏处,感受着它平稳的跳动。
君瑾墨色的瞳孔像被冰封的湖面,带着朦胧的雾气,看不真切。周围的一切似乎开始变得寂静,只余虫鸣,燕故城觉得有什么东西沉了下去。
视线被君瑾的手遮住,一个带着凉意的吻落在唇角,就像之前他对待君瑾的吻一样。
视线恢复,伴随着什么跌落的声音,雪白的长发铺散在长歌的身上,根部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花白。
“燕故城,我不欠你了。”
燕故城最后一眼的记忆是君瑾释然的微笑。

7.
新王亲政第二年,摄政王薨。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真的长见识了最近

明既白: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李狗嗨说的真有道理。

适用很多情况。

这个不应该占tag,所以大家希望别人看见就点推荐吧